医生医事:医院里有个“医疗欠费管理部”很多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25 20:06 浏览次数:

  小陈在中山市人民医院工作,每天他要给不同患者打10多个电话。“工作至今,将我电话号码拉黑的人越来越多了。”小陈无奈又好笑。

  小陈所在的部门鲜为人知,名叫“医疗欠费管理部”;他打电话的目的,就是与出院患者及家属沟通医疗费补缴事宜。

  对于有医保的患者,医疗费用的一部分由国家医保基金承担,另一部分由患者自付。待患者康复出院时应按照正常流程,将社保卡交给医院收费结算部门,进行医保结算,同时支付自付部分的医疗费。

  事实上,绝大多数患者都会照例办理上述的出院结算手续,然而,几乎每家医院又都存在尚未与患者结清的医疗欠款。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颁布的《关于建立疾病应急救助制度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必须及时、有效地对急重危伤患者施救,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推诿或拖延救治;对救助对象急救后发生的欠费,应设法查明欠费患者身份;对已明确身份的患者,要尽责追讨欠费。

  正因如此,在全国各大公立医院里,都有专人负责追讨医疗欠款。作为医院的一个普通职能部门,它很少会进入大众视野,然而,对于绝大多数需要自负盈亏的医院来说,它的存在至关重要。重症患者占欠费总额90%小陈办公室的电脑里有张Excel表格,用鼠标点开后显示是一张很长的医疗欠费名单,记录着所有欠费患者的情况,包括:欠费原因、欠费金额、主治科室、出入院时间等。

  办公桌上,一部专门配备的追款手机是他每日都要浏览的“留言簿”,里面的留言主要来自欠款患者及家属。“我的厂里一直发不出工资,与老板的纠纷也未解决,现在我连房租都交不上了”,“再给我几个月的时间吧,到时候我一定去医院还钱!”小陈透露,欠款的原因各式各样,有些家庭让人心存怜悯,也有不少令人啼笑皆非的欠费理由。

  中山火炬开发区医院经济管理科主任王梦(化名)将医疗欠费主要归因为四大类:恶意欠费、经济困难欠费、无人照料的年长患者欠费、接受社会救助的患者欠费。

  追回欠款是王梦日常工作的一部分,他需要从患者及家属提供的信息中,准确判断其家庭经济情况、了解其家庭关系及患者出院后病情等。“一些患者因为逃避缴费,出院后都不敢回来复查,导致医院也无法继续监管他们的病情。”王梦感觉有些无奈,本来能治好的病人因为欠费问题,都不敢再来医院了,等不得已回来复查时,病情已加重很多。

  就记者了解的几家中山医院,各科室负责人均表示,欠费患者普遍没有医保,因为花费数额较大,有些人选择一走了之。小陈透露,市人民医院欠费金额排名前三的科室分别是:神经外科、急诊科和心胸外科,三个科室的欠费加起来共占院内全部欠费的90%。不难发现,这三个科室的共同点都是以收治急危重症患者为主。

  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李亮明表示,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神外接收的很多都是急性脑外伤、脑出血、脑中风患者,这些人不比择期手术的患者,可以给医生充分时间先了解清楚其基本情况。李亮明透露,与急危重症患者相比,择期手术患者欠费情况极少。

  市人民医院心胸外科有位主动脉夹层患者,近日带着医保卡“跑”了。该科室的舒护士长(姓氏为化名)回忆,当时,患者已被主治医生告知第二天即可出院,“没想到,竟会趁清晨人少时悄悄溜走,后来也没回科室复诊过,病情令人担忧。”

  “医保患者拿着社保卡不交给医院的事屡见不鲜。”为拿到社保卡并追讨欠款,欠费管理部的小陈多次联系这名“逃跑”患者,发现他确实家庭困难。经过计算,因对方是医保病人,20余万元的医疗费,医保报销15万余元,最终自付部分8万余元,目前仍欠费约3.7万元。

  “医院虽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但终究是以人道主义救治为基本原则。一些患者实在困难,我们或对其进行欠款延期偿还处理,或帮助患者申请救助金,甚至有些交通事故的患者,医院还要帮他们尽早追回事故赔偿。”小陈说。

  提到欠费患者,王梦的脑海中浮现出很多故事,“多数时候在医院所见的人间冷暖莫过于此”。他想起一位曾住在中山火炬开发区医院ICU(重症监护室)的老人,老人的孩子有车有房,但却在将老人送入院后,再也没出现过。老人住院期间,王梦与相关科室负责人多次尝试与其家人联系,均未见到家属前来医院探望。

  最终,医院一直将老人养至离世。“从观察病情到一日三餐,科室所有医护人员都会对这位患者多照顾一下,值班护士总要多打一份饭为老人送去,一顿不落。”王梦透露,在医疗欠费追款表中,存在一部分因子女未尽赡养责任的老年欠费患者。

  在医院的欠费患者中,也并不都是一些令人唏嘘的故事。舒护士长至今仍对那位默默还钱的患者家属印象深刻。2015年10月底,一位患有心脏瓣膜方面重疾的病人入院,住院一月间共产生了17万余元医疗费,而她恰恰是一位没有医保的患者。

  “患者来到医院时已经病危,最后还是去世了,但她的儿子对于医务人员的辛苦付出看在眼里。因家庭贫困,家属在办理出院手续时只付了5万多元,家属感激医生抢救其母,表示一定会努力还上欠款。”舒护士长记忆犹新。此后,患者家属数次到医院还钱:自2015年底至2016年底,陆续还了9万余元欠款。

  期间,舒护士长与他聊天时得知,母亲离世后,其父又患上肺癌,家庭经济条件非常紧张。得知这些情况后,舒护士长与科主任共同决定,请欠费管理部小陈无限期延长其还款时间。

  “医院要有人道主义精神和社会良心,虽然欠债还钱是正理,但我们不能把人逼上绝路,有些家庭,确实困难!”舒护士长微微皱了下眉,在医院工作的日子,她看到太多人世间的无可奈何。同时,也一直在和科室的同事们一起努力,为每一位懂得感恩的患者及家属找寻办法。

  中山各大医院有着一致共识,欠费主体主要来自无医保的群体。而经了解,目前全国尚无强制推行的医疗欠费诚信管理制度。欠费“窟窿”如何填补?舒护士长介绍,以市人民医院为例,医疗欠费与科室的综合评价分有关,根据欠费数额,医院会适当扣除科室绩效分数,但整体影响不大。医护人员一致认为,欠费的“窟窿”不该由救死扶伤的医护人员承担。

  小陈告诉记者,医院只有通过司法渠道才能将欠费患者列入司法诚信黑名单中。然而,法律诉讼对于医院来说,也是不得已才为之的最后的稻草。“在未胜诉以前,医院需要垫付诉讼费、律师费等费用,还要花时间出庭。况且,有些患者确实困难,再增加他们这项支出,也不是医院愿意看到的。”小陈透露,今年以来,医院尚未通过司法途径起诉过一位欠费患者。

  在尚无政策性医疗诚信机制建立的当下,对于医疗欠费患者,尤其是恶意欠费的患者,医院并无特别的处理办法,只能通过院内欠费管理部门一单单去追讨。

  每月月初,小陈都要给医院30几个科室负责人发送有关欠费详情的邮件,月中他还要再发一次今年以来各科欠费患者记录。王梦与很多政府职能部门打过交道,能涉及欠费追讨的他都沟通过,医保局、交警队、卫健局、民政局、居委会、敬老院有时候,为了一名患者的欠费,他就要打上不下10个电话,找完东家找西家。遇到情况特殊的,还要家访以了解患者家庭情况。

  为患者申请应急救助专项资金,也是小陈与王梦工作的一部分。他们还会关注来自社会方面的大病救助基金和慈善基金等,使医院能打通更多渠道为患者链接救助资源。让医患们真正期待的,终究是医疗保障制度不断地完善,以及医疗欠费诚信机制的尽快建立。

  医院救死扶伤也有经营压力目前,我国依然存在基本医疗保障制度不健全、覆盖面不足、保障水平低、且存在地域局限性等问题,异地就医问题有待解决。

  医院在自主经营的同时,仍需承担全民公共卫生和急重患者救治的责任;另一方面,医疗欠费的财政补偿机制则相对滞后,医院欠款迟迟收不回来,经年累月越积越多,这些费用需由各家医院自行承担。

  从整体社会认知来说,人们认为公立医院担负着救死扶伤的社会救助责任属天经地义,这一点固然合情合理。《指导意见》明确指出,进一步完善现行医疗救助制度,将救助关口前移,加强与医疗机构的衔接,主动按规定对符合条件的患者进行救助,做到应救尽救。

  然而,医院终究不是完完全全的慈善机构,亦需要考虑经营问题,在分担着公共卫生重任的同时也需要来自财政方面的支持。老百姓和医护人员真正期待的,除了医疗欠费诚信机制的尽快建立,更有医疗保障制度的不断完善。

  2015年,中山市卫计局牵头发布了《中山市疾病应急救助制度实施细则》,明确指出通过市级疾病应急救助专项资金,对医疗机构为救助需要急救但身份不明或无负担能力的患者提供资金补助。

  《实施细则》规定,专项资金用于支付医疗机构对符合标准的救助对象实施的急救费用,包括:无法查明身份且无力缴费患者所发生的前三天急救费用;身份明确但无力缴费的患者所拖欠的前三天急救费用。

  此外,个别符合救助条件、因情况特殊的患者,经市卫健局批准后,可支付前七天的急救费用,但不能超过2万元。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用户欠费